同學們看著課程表,誰的心里都清楚,“書法”兩個字背后的課。

“又要上語文課,好煩呀!”一個同學忍不住抱怨,這句抱怨像羊群中來了一只餓狼,緊接著更多的不甘在同學們緊皺的眉頭間跳躍,教室中被“怨氣”擠滿,老師在一片怨聲中登場。

“請大家拿出試卷,這節課我們做一些練習,下節課校對?!崩蠋熋鏌o表情地說著,打開隨身帶的電腦,鍵盤聲凝固在空氣中。一聲嘆氣刺破了鍵盤聲,老師抬頭看了看,此后又一片沉寂。

這沉寂之下,眼神的抱怨、無聲的不滿、懶洋洋的嘆氣都在和老師的底線硬剛,這是一場“氣場”的較量。忽的,底線像玻璃似的被打碎,老師忍無可忍,血絲鎖住眼睛,臉像被紅色的顏料涂滿,輕聲而又威嚴:“嘆什么氣,一個個的,都五年級了還這樣,書法課換成語文課是學習的需要,你們要無條件接受!”底下的同學一部分被喝住了,另一部分同學則悄悄地翻了個白眼,只在自己可見的范圍內。

終于,“書法”課上完了。

又到了語文課。

“上節課試卷都完成了吧,這節課校對一道閱讀題:怎樣讓學生正確書寫漢字?一、建議學校開設書法課,讓學生擁有良好的寫字氛圍……”

指導老師:胡文旦